♂nbsp;  顺公公说走就走,都没坐下喝口润喉茶,便匆匆回宫了。https://

  连北越皇上都听到了流言,何况是满朝文武那些大臣了,正愁没机会巴结新认祖归宗的公主,这么好的机会,怎么能错过?

  这不,顺公公前脚走,后脚就有人来行宫道贺了,行宫虽然靠近皇宫,但不在闹街上,平常行宫前也有人走过,但不多,今儿直接堵了。

  那些大臣不止亲自来,还带了夫人,毕竟明妧和苏氏都是女眷,在北越,她们地位比定北侯高,女人和女人才容易说的上话,再加上下人,把整条街堵的水泄不通。

  行宫内,正在给宝儿把脉的明妧听到柳儿禀告说一堆大臣前来道贺,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,她收了手,道,“扶我出去。”

  柳儿赶紧扶明妧,她出寝殿,苏氏过来道,“你怎么出来了?那些人我去打发便是。”

  明妧手摸着隆起的肚子道,“我不亲自去,只怕他们没那么容易走。”

  由柳儿扶着出了行宫,那些大臣看着明妧隆起的肚子,一个个眼睛睁圆了,比顺公公见到明妧时还要诧异,毕竟他们都是做爹的人,知道女子生产后有多虚弱,这孩子不还在肚子里吗?

  若说怀的是双胎,也没听说生了一个留一个过些日子再生的啊,难道镇南王世子妃没生,可没生是怎么传开的?

  明妧迈步出行宫,那些大臣赶紧给明妧行礼,明妧回之一笑,道,“承蒙诸位大人和夫人抬爱,前来送贺礼,但我才怀胎七月,生产还早,昨儿确实怀里抱了个孩子,却不知是谁的,放在我的马车内,并非是我所生。”

  那些大臣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脸上俱是尴尬,还好他们是扎堆来的,不然还不得尴尬的在行宫钻地缝啊,这么大的事也能弄错,也太丢人了。

  明妧眸光扫过去,笑道,“诸位大人请回吧。”

  可怜那些大臣手里还拎着贺礼呢,这会儿像个烫手山芋了,好在明妧说完,柳儿就扶她转身了,不然她待在门口,估计那些大臣都不知道路怎么走了。

  有夫人脸皮薄的,道,“是怎么打听的消息,老爷也不求证下就信了。”

  看着那么多大臣和夫人,那夫人后面的话没说了,这没法求证,只会跟风。

  还有夫人道,“不足月就生产不是什么好事,早早的送贺礼来是给人家孩子折寿,我说等过些日子,偏不听我的……。”

  那些大臣一个个被夫人训的不吭声,匆匆坐软轿回府了。

  明妧回寝殿,刚迈步上台阶就听到一阵哭声,姚娘在哄孩子,“宝儿不哭,宝儿不哭,吃了药才能快快长大。”

  只是宝儿不听她的,扯着嗓子哭,哭的人心都碎了。

  听到脚步声,姚娘见是明妧进来,赶紧起了身,她手里还端着药碗,道,“宝儿不肯吃药,这可怎么办?”

  姚娘忧心啊,宝儿昨儿才出生,还是不足月生的,吃不了两口奶,哭的又怎么凶,吃的那点奶都不够他哭的,姚娘怕宝儿活不下去。

  明妧也知道喂宝儿吃药难,昨天在酒楼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,但这药必须得吃,她道,“我来喂吧。”

  等坐下后,姚娘把药递给她,然后从丫鬟怀里抱过宝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里红妆:明妧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沧元图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十里红妆:明妧传最新章节